首頁 > 我的扶贫故事

毛同生:五進張再利家門 幫扶生活有保障

來源: 作者: 2019-12-30 17:55
摘要: 今年3月中旬我第一次來到張再利家走訪。一走進屋裏,一股怪味撲鼻而來,只見屋裏物件堆放亂七八糟,屋裏面的房間都沒有門,雞糞到處都是,右邊前面一間放了個鐵皮圓桶谷櫃和一些農具,後面一間房子是雞窩,左邊前面一間是臥室,牀上一牀被子,顏色模糊了...

今年3月中旬我第一次來到張再利家走訪。一走進屋裏,一股怪味撲鼻而來,只見屋裏物件堆放亂七八糟,屋裏面的房間都沒有門,雞糞到處都是,右邊前面一間放了個鐵皮圓桶谷櫃和一些農具,後面一間房子是雞窩,左邊前面一間是臥室,牀上一牀被子,顏色模糊了,不知多久沒有換洗過,已經分不清被套的顏色了,臥室裏也沒有個衣櫃,衣服就用繩子捆起來掛在牆上,左邊後面是廚房,牆薰得黑糊糊的。張再利今年52歲,個子較矮,顯得很蒼老。張再利妻子張秀鳳,重度智力殘疾,不會說話,也不會幹家務,女兒張娟、兒子張明都有智力殘疾,全家靠張再利一個人養家餬口,村裏照顧安排他做保潔員,每月有一千元的收入,生活非常困難。看到張家地面凹凸不平,垃圾滿地,我與村幹部商量,先將張再利家地面硬化,把家裏的東西清掃整理,並安排隨行的村婦女主任曾棉花就近請師傅施工。過了十多天,曾棉花說張再利家地面已經硬化了,家裏也整理清掃了。

張再利一家引起了關注,過了不久,我第二次來到張再利家。我走進每個房間都認真看了看,張家地面硬化了,屋裏也清理了一下,但東西擺放還不合理、不整齊。張再利種了一畝七分田,每天上午要清掃完孫家片公路兩旁和集中院落的衛生,下午忙點農活,還得包攬所有家務,照看家裏3個殘疾人,全家的重擔都壓在他一個人肩上。女兒張娟9歲了,因爲沒有出生證明,還沒有辦理戶口。我馬上聯繫村幹部盧蘇雲帶上張再利和張娟到縣公安局做了親子鑑定,把張娟戶口辦好。

7月的一天,我一大早就與村幹部先帶張再利一家4人來到隆回縣殘聯,領取了3張殘疾鑑定表,然後乘車直奔邵陽市腦科醫院,我自己出錢爲3人做了鑑定。經一個上午的忙碌,專家鑑定3人均爲二級智力殘疾。拿到3張鑑定表,我心情格外沉重,對這樣的家庭只能加強社會保障力度。回到村裏,我就與村“兩委”商議,向縣民政政部門爲張再利一家4人申報了一類兜底保障。

我第四次來到張再利家走訪時,已是當天下午3時多了,張再利在地裏做事還沒回家,妻子和女兒被反鎖在家。隨行的村幹部介紹說張再利外出做事,要把妻子和女兒反鎖在家,把兒子帶在身邊,不然這3人就會走失。等了一會兒,張再利從地裏忙完農活回到家。我在他屋裏看了看,得知他家還沒有電。他說他是2016年實施的D級危房改造,由縣建設局統籌統建,2017年底搬進新房居住,老屋那邊有塊電錶,沒有移過來。他家一直用施工時臨時線路接過來的電,近段時間因線路故障斷電了,請電管員來看過,說移表先交錢後移表。由於張再利沒有交錢,快兩年了還沒有通電。我與張再利一起到他老屋看了看,估算了移表需要的電線長度。回到村後,我立即聯繫村主任周建國,請電力部門來把張家電錶移裝好,把張家的用電問題解決好。

由於張再利不能外出務工,也沒有一技之長,怎樣增加收入脫貧呢?我思考了很久。根據張再利的實際情況,我認爲鼓勵他發展養殖業是個好辦法。我第五次來到張再利家走訪時,給他送來30只從湖南柏花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購來的“太空雞”苗,並告訴他飼養技術。後來幾次到張家走訪,看到他家裏雞多了屋子裏又沒個門,人畜共住,雞糞滿地,衛生狀況就更差了。我與張再利商量在屋側空地建一個雞舍,估算了一下要一千多元錢。我立即與市委辦結對幫扶責任人彭曉秋聯繫。老彭當即答應建雞舍的錢他解決。雞舍建好後,張再利家衛生狀況就好多了。通過幫扶,張再利一家有4個一類低保金和3個殘疾補助,再加上張再利的保潔員收入,一家人生活有了保障,不愁吃不愁穿了。張再利逢人便講黨的扶貧政策好。

作者系市委辦駐隆回縣周旺鎮斜嶺村幫扶工作隊隊長 毛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