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决胜2020•胜绩篇

一杯桃花酒釀出小康甜蜜味

來源:紅網 作者: 2020-08-28 00:22

編者按: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實現之年,也是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收官之年。紅網推出年度大型融媒體策劃——“咱這一家子”,聚焦常德市石門縣壺瓶山下,一個普通家庭的日常生活與幸福點滴。記錄他們一家子的2020年,探尋他們脫貧奔向小康的“幸福密碼”。

王美絨在釀酒。

記者 盧欣  摄影 朱丽萍  张必闻  配音 张兴莎

王美絨與酒的故事,要從她14歲那年講起。

那年,父親在鄰居家釀酒,用筷子點一滴酒滴在王美絨的脣邊,這是她第一次品嚐到酒的滋味,“熱熱的麻麻的,感覺很有意思。”

爲了這點奇特的味道,年輕的王美絨偷學釀酒,還曾捱了父親一頓打。

如今,王美絨古法釀酒的手藝不僅在石門縣壺瓶山鎮小有名氣,更成爲他們一家子奔向小康生活的動力源泉。

酒麴作用下,玉米快速發酵。

每逢農閒時間,王美絨的丈夫和女婿要外出做事,照例,王美絨爲他們準備10斤酒。玉米洗淨後放到鍋裏煮五到六個小時,燜開花,起鍋放到乾淨的地方,鋪開放涼,冷卻,25度左右後加曲。酒麴作用下,迷人氣味散發,似酒香,似谷香,馥郁不醉人。釀酒多爲桃花盛開時,遂取名“桃花酒”,王美絨想起,初結婚時,憨厚的漢子與持家的妹子,將日子過得這般甜蜜、溫存。

丈夫照例搬出土竈、木桶、鐵鍋這些“老把式”,王美絨釀酒,丈夫打下手,“兩口子”十分默契。共同生活20年,這種默契滲透進生活的方方面面。默契背後,是兩人攜手共進、相濡以沫的堅守。

1998年,王美絨連續患上胰腺炎、卵巢囊腫,先後動了兩次大手術,這個不富裕的家庭陷入貧困。“躺在病牀上,我感覺自己拖累了家人。”想起那段艱難的日子,她淚流滿面。“最苦的時候,我們連下鍋的米都沒有!”

內疚,虧欠,縈繞在王美絨的心頭。她還記得,第二次動手術時,丈夫的親戚站在病牀邊,勸他離開,“這病怕是治不好,她會把你和你女兒拖到泥潭裏!”灰心時,是丈夫不離不棄,爲她撐起一片天。

王美絨用泥巴將竈體封死。

土竈上是一口裝着冷水的鐵鍋,竈體得用溼泥巴封死,高溫高壓下,不時添加冷水降溫,以防水沸。加柴,上火時,王美絨說,自己也有這麼一段煎熬的日子。

2009年,她患上了人生中的第三場大病:重度類風溼關節炎,下不了牀,做不了事,離不開人。爲了照顧她,丈夫不再接木工活,在家做農事維持生計,生活費、藥費、學費……一年經濟賬算下來,入不敷出,“可以說,到了借無可借的地步,親戚看到我們繞道走。”

女兒覃佐英爲了讓父親騰出手外出做活,將一家人拉出貧困的泥淖,固執地輟學,成爲王美絨一生至憾。“別人家小孩讀書上班,我的女兒卻因我早早輟學,我剜心般難受,她本該有更好的人生。”

釀酒成爲她增添收入的技藝,10元/斤的酒,撐起了飄搖的家。難熬的時候,她也喝一杯,“只有昏昏沉沉地醉一場,才能睡個好覺。”

幸好,與命運抗爭的路上,王美絨不是獨行者,脫貧攻堅的春風改變了她的一生。2014年5月,王美絨一家人被列爲建檔立卡貧困戶。2016年2月,王美絨家又趕上了易地扶貧搬遷的好政策,修建的新房子獲得共計10餘萬元補助。

2016年,王美絨搬進了新房子,身體越來越好。緊接着,家門口修了新馬路,出行方便了。2017年,女兒出嫁。2018年,還清了家裏所有的外債,家庭年收入增長到了6萬元。

新釀的玉米酒。

一切好像都順了,就如這酒,高溫蒸餾下,霧遇冷成水,一滴滴酒液順着膠質管源源不斷地流了出來。

覃業權喝一口酒,滿足得眼睛眯了起來。

最簡單的用料,最老的工藝,激發出最香醇的酒,覃業權喝一口,滿足得眼睛眯了起來,“這纔是做活的人喝的酒,度數高,烈!”

王美絨爲女婿(左)準備酒。

10斤酒,是丈夫和女婿攜帶的最高份額,餘下的酒,王美絨會放在水缸裏,用塑料薄膜封上。閒暇時,王美絨依舊喜歡小酌兩杯,她覺得,人生就像釀酒,經歷高溫烹煮之難,方得甘甜醇美之果,“釀酒的時間愈長,酒香愈濃郁,酒味愈甘醇,人生也正是如此,別怕經歷苦難磋磨,拼搏抗爭不服輸,吃了苦頭扛了事,甜蜜的日子就在前方。”

一杯酒,在貧瘠歲月裏,爲她撐起來的那點點甘甜,品一品苦盡甘來的滋味。於她而言,酒是人生歷練之路,是一種日子甜蜜的象徵,一種親情的味道,對親人關懷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