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传媒聚焦

決戰三個"六分之一"--邵陽市脫貧攻堅的生動實踐

來源:新湖南客戶端 作者:夏似飛 禹振華 張尚武 蔣劍平 張佳偉 2020-08-24 07:52

湖南日報·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夏似飛 禹振華 張尚武

蔣劍平 張佳偉


北障雪峯,南屏五嶺,西連雲貴,東接長衡,邵陽地處內陸湖南之中西部。

一百多年前,一部《海國圖志》“師夷長技以制夷”震驚四海,邵陽人魏源也因此被譽爲近代中國“睜眼看世界第一人”。

放眼世界、敢爲人先,精神血脈代代傳承。

邵陽是湖南省人口最多的市,也是脫貧攻堅主戰場之一,貧困縣、貧困村、貧困人口均佔全省六分之一左右。

“決戰三個‘六分之一’!”在決戰脫貧攻堅中,邵陽人跳出思想樊籬,放大眼界格局,以改革創新思維搶抓產業轉移機遇,對接國家大戰略;以吃得苦、霸得蠻,敢闖敢試、敢作敢爲的“寶古佬”精神,拔窮根、劈富路,一幅美麗、興旺、富足的邵陽新畫卷正在徐徐展開。

(8月6日,隆回縣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思源小區。該小區去年建成環境優美,1089戶搬出大山的貧困戶在這裏安家。曾勇 攝)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湘西州十八洞村首次提出“精準扶貧”重要論述。同屬大湘西地區的邵陽聞令而動,吹響精準扶貧的集結號。

然而,攤開家底,面對三個“六分之一”,大家深感擔子重、壓力大。

決戰三個“六分之一”是頭等大事!市委、市政府果斷決策,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摒棄“等靠要”思想,激發內生動力,全力打贏這場硬仗。

久困於窮,百姓渴盼扶貧灑“甘霖”;不甘落後,幹部主動請纓戰“深貧”。

市級領導聯繫貧困縣,深入“主戰場”。市委書記龔文密、市長劉事青分別聯繫城步、邵陽兩縣,當好一線“總指揮”。

工作隊員駐守貧困村,立下“軍令狀”。2897支駐村幫扶工作隊下派到各貧困村,全天候駐村幫扶,不獲全勝不收兵。

黨員幹部結對貧困戶,打好“陣地戰”。全市出動8.5萬名黨員幹部結窮親,幫到點上,扶到根上,“一戶一策”全覆蓋。

決戰三個“六分之一”,必須打“組合拳”。市委、市政府統籌資金、項目、土地等資源,舉全力脫貧攻堅。

整合資金,集中財力。2014年以來,市縣共整合資金353.98億元,累計投放扶貧小額信貸24.9億元,還發動社會各界捐贈……多渠道引水,爲脫貧攻堅備足“子彈”。

爭取項目,交通先行。邵陽爭取國家大項目,武岡機場建成通航,二廣高速、滬昆高鐵、懷邵衡鐵路等相繼通車,南連粵港澳,北接亞歐大陸橋,融入長江經濟帶。

搭起“強韌骨架”,疏通“毛細血管”。修通條條脫貧路,走出“深閨”天地寬。7年來,全市完成農村公路建設和提質改造1.2萬餘公里,水泥路修到貧困戶家門口。

省級貧困村——新邵縣大新鎮三和村,因白水峽谷阻隔成“孤島”。2014年以來,在交通部門幫扶下,架起公路橋,天塹變通途。

“今昔各有3幅畫,見證三和村鉅變。”村黨支部書記張長征風趣地說。

“窮窩窩裏的三幅畫”:第一幅畫是《打手電的老百姓》。老百姓到鎮裏辦事要早晨5點打着手電往鎮裏趕,辦完事要藉着月光才能回到家。第二幅畫是《披星戴月的學生》。學生上初中在大河灘中學寄宿,每週一趁天還未亮就要往學校趕,每週五回到家時月亮出來了。第三幅畫是《羊腸小道上的馱馬》。運輸東西全靠馬馱,運輸成本很高。

“聚寶盆裏的三幅畫”:第一幅畫是《絡繹不絕的遊客》。三和村巖巒疊翠,被湖南省登山協會評爲“十佳”戶外活動線路之一。路通了,每年來的遊客也多了。第二幅畫是《綠油油的桂丁茶園》。新發展桂丁茶產業,已種植500餘畝,帶動40餘戶貧困戶脫貧。第三幅畫是《漂亮的房子》。老百姓收入增加,很多人家住上了小洋樓。

(7月10日,位於武岡市秦橋鎮的高原水廠主體全部完成,已進入設備安裝階段。該水廠投入使用後,可解決附近4個鄉鎮10餘萬人的安全飲水問題。 湖南日報記者 傅聰 攝)

30秒組裝1臺智能電飯煲、1分鐘衝壓1個電飯煲內膽……8月12日,邵陽經開區的拓浦精工智能製造(邵陽)有限公司正在加足馬力生產。

“雖然受疫情影響,但是今年上半年已接到國內、日韓、東南亞等地300萬臺電飯煲訂單。我們上半年的產量是200萬臺,所以正在增加生產線、擴招工人。”該公司相關負責人章新主介紹,“拓浦精工”建成了國內第一條批量生產的廚電工業4.0柔性生產線,產品銷往國內外,目前400多人在此就業。

決戰脫貧攻堅,關鍵在精準施策。邵陽市委、市政府冷靜分析:8個貧困縣,窮的原因幾乎一致,就是產業太弱。沒有帶動力強、輻射面廣的產業,老百姓如何脫貧?

找準“窮根”,全市上下統一思想,凝心聚力、持之以恆強產業。

2014年起,市委、市政府提出“產業興邵”,着力打造“滬昆百里工業走廊”,實施“主導產業培育、基礎設施提升、發展動能轉換、營商環境優化”四大工程,“軟硬兼施”推進滬昆高速沿線7個省級工業園區連線成片,輻射廣大貧困地區。目前,“百里工業走廊”已吸納就業20多萬人,技工貿年總收入達2000億元。

一年前,全省產業項目建設推進現場會在邵陽召開。代表們參觀“百里工業走廊”,但見三一專汽、邵紡機、維克液壓等一批龍頭企業崛起在寶慶大地,彩虹特種玻璃、拓浦精工、亞洲富士電梯等大項目相繼投產,紛紛感慨:“沒想到這些年邵陽產業發展得這麼快、這麼好!”

種養業走“一縣一特”之路。邵陽縣的油茶、隆回的金銀花、洞口的雪峯蜜橘、新寧的崀山臍橙、城步的奶牛、武岡的銅鵝、新邵的玉竹……全市每年投入資金逾10億元,改擴建高標準基地30萬畝。

新寧縣發展崀山臍橙,帶動8600多名貧困人口脫貧摘帽。金石鎮月漢村貧困戶劉強種臍橙30畝,年收入超過10萬元。他高興地唱道:“兒郎上學堂,小夥娶新娘,老爹蓋新房,全靠臍橙來幫忙。”

在洞口、武岡、新寧、城步、綏寧等地,山溝裏辦起600多個“扶貧車間”,分別從事農產品和服裝、鞋子、箱包、打火機、玩具、電子元件等工業產品的加工、生產,幫助7000多貧困人口就業。

“扶貧車間不求‘高大上’。”武岡市市長唐克儉說,租下貧困村的空置房,因地制宜搞加工,老人和婦女也“有班上”“吃得消”。

“邵陽模式”好在長短兼顧。省扶貧辦專家稱,栽下“產業樹”,長久有收益;貧困戶就近打工,掙現錢又照顧家庭,脫貧路上“走得穩”。

(8月6日,隆回縣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思源小區。該小區環境優美,與九年義務制學校僅一路之隔,隆回縣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也近在咫尺。曾勇 攝)

脫貧攻堅越到最後,“硬骨頭”越多。爲了啃下“硬骨頭”,邵陽奏響扶貧“大合唱”。

對“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的深度貧困地區,政府組織易地扶貧搬遷,8萬多名貧困人口搬遷至縣城周邊,就業增收有門路。

8月12日,邵陽縣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小區梅溪嘉園的扶貧車間裏,來自下花橋鎮巖頭村劉小花正麻利地製作裝飾燈籠。熟練掌握製作工藝的她每天可做300多個燈籠,月收入近3000元。

劉小花是邵陽縣下花橋鎮巖頭村貧困戶,其丈夫於2014年去世,留下她與2個孩子,生活艱辛。2019年5月,一家人搬進縣城邊的梅溪嘉園。

“政府對自己很照顧,孩子就在一牆之隔的邵陽縣一中讀書,自己在學校開學後到食堂做事,寒暑假在這裏做工。”劉小花笑容滿面地說。

梅溪嘉園共安置來自17個鄉鎮537戶2202名貧困羣衆。安置小區建有扶貧車間,現有不願出遠門的60多名搬遷戶在此就業。

各政府部門協同攻堅,解決貧困戶“兩不愁、三保障”難題。對深度貧困戶,政策兜底保障“應兜盡兜”,增強貧困羣衆的“獲得感”。

7年來,全市農村“四類對象”存量危房改造近10萬戶,告別“人住危房、危房住人”;建設農村飲水安全工程1617處,貧困戶喝上“放心水”。武岡實施“PPP”項目,投入8億元打造城鄉一體化供水網絡,徹底解決貧困戶“喝水難”。

政府扶貧擔當“主攻”,社會扶貧迸發“活力”。

洞口的“親幫親、鄰幫鄰”,城步的“電商扶貧”,綏寧的 “勞務經紀人”,隆回的“愛心超市”……通過這些平臺,人們樂善好施、守望相助、傳遞愛心、匯聚暖流,不斷擦亮邵陽社會扶貧的“金字招牌”。

(7月9日,新寧縣黃龍鎮三星村,臍橙產業科技示範園生機盎然。臍橙是該縣農村經濟的第一大特色支柱產業,目前,全縣臍橙種植面積達46萬畝。 湖南日報記者 傅聰 攝)

8月12日晚,天雖已暗。位於城步苗族自治縣的湖南七七科技公司燈火通明,40餘名員工正加班加點趕製出口西班牙的訂單揹包。

來自長安營鎮長坪村的貧困戶遊孝冰,正忙着給揹包穿扣,雖然身患殘疾,但幹起活來卻一點也不比別人差。“多勞多得,做得多一個月能有3000多元。我要加油幹!”遊孝冰笑着說。

這家公司是楊淑亭創辦的。她是城步苗族自治縣白毛坪鎮歌舞村殘疾青年,身坐輪椅學電商,網上銷售仿真花,還清了30多萬元債務,實現全家脫貧。其公司安排60多名貧困殘疾人就業,帶動220名貧困人口脫貧摘帽。楊淑亭也獲得“全國脫貧攻堅獎奮進獎”“湖南省百名最美扶貧人物”“湖南省自強模範”等稱號。

楊淑亭的事蹟,激勵無數青年立志戰貧,早日脫貧。

邵東市堡面前鄉雷灣村貧困戶劉同華,過去“土辦法”養豬,欠下了一屁股債,成爲當地的“深貧戶”。聽了楊淑亭事蹟報告會,他立馬報名去懷化職院“充電”,學會生態養豬技術,年收入過10萬元。

脫貧摘帽後,劉同華幫扶周邊村的3個貧困戶,科學養豬脫貧摘帽。見到市扶貧辦的同志來訪,劉同華樂呵呵地說:這個世界變化快,農民埋頭養豬,還要擡頭看路,科技纔是“財神爺”。

洞口縣的10多個深度貧困村,貧困戶靠種植柑橘、油茶、茶葉“三棵樹”,意氣風發走在脫貧的大道上。在縣委副書記賀朝暉看來,脫貧路上,真正讓貧困戶長志氣的是一技在身。

扶貧先扶志,“授魚”更“授漁”。近7年,邵陽每年安排上百名貧困勞動力,到湖南農業大學等高等院校培訓,放寬眼界練本領,一技在身永久甩掉“貧困帽”。

送出去學,請進來教。市裏定期舉辦實用技術培訓班,聘請專家前來講課,發動基層農技員“傳、幫、帶”,每年培訓貧困農民6萬人次,印發各類技術資料50多萬份。

放眼世界,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關鍵還要靠教育。在邵陽,老百姓口口相傳:衣食無憂靠養豬,改變命運要讀書。

2015年起,武岡在全省率先啓動“新薄改”,共投入5.6億元,對163所薄弱學校進行提質改造,創建高標準義務教育合格學校123所。

邵陽市委、市政府推廣“武岡經驗”,完成改造農村義務教育薄弱學校1777所,完成建設“芙蓉學校”4所,在建“芙蓉學校”12所,推進城鄉教育資源均衡發展,爲貧困家庭的孩子們打開希望之門。

“六嶺春色涵萬秀,寶慶無日不清暉。”目前,邵陽市8個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1074個貧困村全部出列,逾110萬人實現脫貧。走在全面小康大道上的邵陽人民正笑開顏。

(原載《湖南日報》2020年8月24日01版)


(編輯:劉芳軍)